吴淡如:人生很短,本来就有权利按照自己内心的声音而活
编辑时间:2020-06-25 作者:

请容我重新诠释自我中心:人生很短,你本来就有权利按照自己内心的声音而活。

似乎是大作家莫言说的,他说着:我只对两种人负责,生我的人,我生的人。

除此之外,谁真的能恆久把谁放在第一位?

让我来引述一对夫妻的私密对话:

夜半无人私语时。老公撒娇:「唉,我觉得女儿要你做什幺,你都没怨言,我要你做什幺,你都……」

「这是当然的呀。」妻子说:「因为她是我心中第一位,你是第二位。」

「噢,我还有第二位呀。」老公说:「我以为,你把自己摆在第二位,我是第三位……」

「这……」妻子轻拍老公的头,笑了:「我刚刚的意思是,如果只列你跟孩子,你是第二位。如果加上我自己嘛……你──最好──不要──再──问下去!」

这个故事是男人在聊天时引述的,他半开玩笑地说:「呵,看我在家中多幺没有地位,我老婆回答得真绝呀,我家还有一猫一狗,万一都列进来,我恐怕还是敬陪末座。」

「所以叫你不要没事做比较啊。」在一旁听他说话的太太,又轻拍了他的头,像抚着一只小狗,说:「乖,你最爱吃的波士顿派来了。」

他其实是个好老公,真心欣赏妻子的俐落爽朗,只是有时会哀哀叫个几声。

「女人会为男人牺牲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」他苦笑说。

「不然呢,那我问你,如果将来你女儿以男人为天,把那男人放在第一位,言必称老公,事事看老公脸色,那你觉得开心吗?」

「怎幺会开心,男人是什幺东西!我们辛辛苦苦养大宝贝女儿,是用来为他服务的吗?」

「这就对了!所以,不要太在乎自己重不重要,好不好?」我说。

把男人放第一位?别玩笑了。

这样的女人真的剩得很少。那些口里爱讲「老公是我的天(天啊),孩子是我的地」的女性,通常也只是在强调自己很重视家庭而己。(在我观察,口里会这样说的女人,性格还都真的超凡强悍得要命。)

重视家庭,也不见得要忽视自己,让自己趴到地上去,谁踩都不要紧。没这回事!

不服气?

不然你回到那个女人都自认为是油麻菜籽命的三十年前呀。大概在一九七○年后出生的人,因为经济改善、教育提升与少子化的影响,多半的家庭中,不管是男是女,每个人都是父母宝贝到大的。

在台湾,五年级(一九六○)后段班之后的女生,已经都很懂得「对自己好一点」了。

虽然,懂归懂,在「真正落实对自己好」上面,理想与现实还有一段距离。「对自己好」,在我们心中变成商业广告用语,成为在购物时大开杀戒的理由。

主妇们更常用此语自勉,「老公气我,我就花钱来消气!」

对自己好,绝对不只这样。花钱的确能犒赏自己,不过,成就感很短暂。

我对自己很好。有了孩子之后,她在我的人生中占了非常重要的角色,我开始把「一定要安全」列为前提;让我不再能像以前随心所欲,要去战乱国家就去,去南极探险也行……还好,四十岁之前,所有五花八门的梦想已实现不少。

不再没头没脑冒险,然而,态度没变:我还是对自己很好。

我是自己唯一的生财工具,是自己最好的朋友,是自己的主人──那幺,我为什幺要对自己不好?

而且人生很短。有许多时候,我们受制于环境,受制于经济,受制于别人的脸色──当一切枷锁渐渐失去禁锢的能力时,为什幺要对自己不好?

人生总有要牺牲或退让的部分,但是,这一点,如人饮水自知就好,不要刻苦自己给别人看。

不要让自己沦为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」──因为苦劳绝对不能兑换功劳。

做了「退休后也可以安枕无忧」的理财规划(做规划的前提当然是你年轻时得努力一点有些智慧型的老本)之后,我开始更加去芜存菁地挑选工作。年轻的时候,能做的就做,现在,是有兴趣或有成就感的才做。

我这样说,自认为还在「折腰」的人可能一时觉得不太高兴。不过,我可是奋斗过半辈子的呀,所以现在理直气壮为自己真的想做的事情奋斗下去。

我仍然去旅行,随便你觉得我是否自私。除了家庭旅行,我更爱单独旅行。把一切处理妥当之后,开个小差,排出假期,去旅行,要捨得孩子的呼唤一周。

虽然因为孩子幼小,我想她,我的旅行变得很短,不再像年轻时候,一出国不知道什幺时候会回来,从南极到北极;不过,没有关係,算是不无小补。我不能放弃一个人的旅行──从年轻时开始,那就是我犒赏自己非常有效的方法。

一个人旅行,还是小小冒险,但我非常享受。

不必没事提这提那闲聊(可能和我是动口赚取生活所需有关,我休假时非常不喜欢说话)。

可以拿起尘封很久的相机拍照。

可以专心吃顿饭(这在有了孩子之后非常奢侈)。

可以在星空下小酌,对影成三人。

可以边走路边唱歌。

可以看别人怎幺布置店面,想像他如何完成梦想。

可以自在逛美术馆,静静地欣赏。

可以不必维持含笑的表情──因为没人认出我。(没表情在本地很危险,有人会说你臭脸──其实萤幕上的人又不是假人,怎幺可能保持着一贯的甜美亲切笑容逛街?偏偏现在会拍到你的镜头无所不在。)

可以弹性决定行程,万一迷路了没人怪你,不必一直有责任感。

我一向主张「自我中心」,虽然这句话常是被用来批评别人的。

请容我重新诠释自我中心:人生很短,你本来就有权利按照自己内心的声音而活。

我相信,当一个人躲开了喧哗,剩下自己,和自然的风、光和景色对话的时候,才会听到自己最纯净的愿望。

自我中心有什幺问题?如果在这世界上,我们连自己的感觉也不能感觉,那幺,我们怎幺可能对别人体贴?

但是要明白,世界并非绕着我们运转;不管再怎幺成功,也没有人会真正听我们使唤。

我,很重要,但也没有那幺重要。是可以离开原来的生活轨道,是可以被遗忘的。

年轻的时候,我并不懂得听自己的声音,大多数时候,听着许多杂音,藉以生活;太在乎自己的各种纷乱感觉,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,所以活得紧张,不时陷入琐琐碎碎的忧郁。

年纪增长最好的礼物,就是知道什幺声音该听,什幺声音是杂音。

渐渐懂得找出对自己好的方法,开开心心,继续带着发自内心的微笑,牵着自己所爱的人的手往前走。

有时,也记得放开一下。

书籍介绍

《从此,不再勉强自己》,时报出版
作者:吴淡如

每个人都可以活得更像自己,行至中年,吴淡如对「真我」的诚挚思考。

吴淡如:人生很短,本来就有权利按照自己内心的声音而活

上一篇: 下一篇: